揭秘中国足球到底小王子法语版有多黑 足坛打黑风暴缘何刮起
本文摘要:2008年8月19日晚,奥运男足半决赛在北京工体举行,巴西对阿根廷,比赛进行到下半场时,阿奎罗连入两球,但此后令许多外国记者们纳闷的事情发生了,在看台的一角,有球迷发出了“谢亚龙下课”的吼声,随后,整个工体近6万球迷齐声响应。一场国际足球比赛,

2008年8月19日晚,奥运男足半决赛在北京工体举行,巴西对阿根廷,比赛进行到下半场时,阿奎罗连入两球,但此后令许多外国记者们纳闷的事情发生了,在看台的一角,有球迷发出了“谢亚龙下课”的吼声,随后,整个工体近6万球迷齐声响应。一场国际足球比赛,却成为了中国球迷要求足协掌门人下台的情绪渲泄场,中国足球长久积弊所引发的社会情绪,在世界瞩目的北京奥运上不合时宜地暴露了。

也因此,足球再次引发中央高层关注,奥运结束后,国务院罕见地直接下达关于足球的改革意见,而到了2009年11月人们发现,这次反赌似乎是要动真格的了。

当然,很多人仍在质疑这一波的风暴会不会无疾而终,其实,梳理一下职业化以来决策层对于足球的态度,便能明确此次“打黑”绝非打死一两只苍蝇便会收场。

2001年-2004年

假球案浮出水面 司法机关悄然向深水区摸去

甲B五鼠案 行业黑幕露出冰山一角

职业化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关于中国足坛假球、赌球的种种传闻,都无法得到官方层面的确认,直到2001年发生的甲B五鼠案,这是中国足球史上第一起被确认并受到处罚的假球案件。最终,中国足协作出重罚,5支球队被处以不升级、降级、禁止两年内引入球员等处罚。

当年的假球案,尚无证据证明有人参与赌球,这些比赛更多的被贴上默契球的标签。而2001年10月7日国家队1比0击败阿曼冲入2002年世界杯决赛圈,亢奋中的中国球迷似乎也暂时淡忘了联赛的丑闻。

世界杯预选赛结束后不久,彼时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接到指示,“中国足球的水平大家心里都有数,中国足球有希望,但阻碍发展的毒瘤也很严重。足球主管领导要有用十年时间营造一个健康的发展环境的决心。” 尽管没有明确指出“毒瘤”是什么,但显然高层此时已经注意到足球的行业黑幕。

世界杯失利

高层归结为技不如人

后来的事实证明,高层当时对于中国足球水平的认知还是很到位的,国足在世界杯赛场上,没有完成“进一球、得一分、胜一场”的目标,怀揣9粒失球归国。

袁伟民在《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中回忆称,日韩世界杯之后,江泽民、朱镕基分别对国足的失利发表了讲话。江泽民表达了这样几个意思:一是足球的影响很大;二是不能只提“胜不骄,败不馁”了,“不管拿什么成绩,要赛出一种样子来”;三是各方面要支持体育事业,“我们授给伟民同志指挥权”。朱镕基则对袁伟民说:“足球要搞上去光靠钱不行,还要讲爱国主义,讲‘三从一大’(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训练),……照抄照搬西方职业化的那一套不行。素质重要,思想政治素质更重要。”

从两位国家领导人的态度可以看出,彼时的中国足球技不如人已是共识,对中国足球的改革思路,领导层也重在提高拼搏精神、加大投入等角度。

然而,未待袁伟民将中国足球竞技水平抓上去,足坛另外一颗炸弹已经点燃。

龚建平案

“体育界不允许有腐败”

这颗炸弹被以一个足球裁判的名字命名,时人称之为“龚建平案”。2002年3月15日,龚建平被警方带走进行调查前,主动写下“忏悔信”,并退还了4万元赃款。2003年1月29日,龚建平以受贿罪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对于这场2002年初开始的足坛反黑风暴,高层亦给予关注,据新华社记者杨明透露,时任副总理的李岚清曾做出批示:“体育界不允许有腐败”。由此可见,尽管彼时的反黑风暴已经轰轰烈烈。

龚建平案,开启了国内司法部门介入中国足坛的先河。但这场司法介入还是不够彻底,龚建平获刑,也颇受质疑,“站出来主动承认错误的被判刑,隐藏的黑哨却仍逍遥法外”,龚建平的家人曾多次向媒体如此表述。一场不够彻底的反黑,并未阻碍中国足球联赛被赌球侵蚀。

公安部高官

当足协副主席主抓“打黑”

2003年,澳门博彩公司开始对内地联赛开盘。此后,不断有球员或俱乐部被疑打假球、赌球。地下庄家、民间赌球也日益蔓延。

几乎与此同时,公安部开始关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赌球网络。

2003年8月,曾任公安部治安局副局长的吴明山,当选中国足协副主席,主要负责反黑、反赌问题,而此前,他一直以公安部代表的身份,出席足协代表大会。从2004年开始,公安部联合工商、税务等多个部门,将调查、取证目标转向中国足坛内部。2004年年底,中国足协召开会议,其中一个主要议程是:抓赌行动从外围转向俱乐部、球队内部。

2004年7月11日,“黑哨”龚建平的去世,再度引发舆论对于中国足球联赛赌球、假球问题的关注。舆论普遍质疑中国足协反赌球不够彻底。但与此同时,中国司法机关打击假球、赌球却已悄然步入深水区。

2005年-2007年

足球反赌提速

反赌纳入社会综合治理工程

2005年1月11日,针对2004年官员因赌博落马等问题,当时的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部长周永康主持召开了全国集中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会议。尽管这是一次综合性的行动,但足坛反赌却已提上日程,周永康在发言中表示:要有效遏制赌球、赌马违法犯罪活动蔓延,坚决取缔境外赌博公司在我境内设立的代办处、赌博网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由17个部门组成的联合协调小组中,办公室负责人正是公安部治安局副局长、中国足协副主席吴明山。由此可见,足球反赌已被纳进一项社会综合治理工程,而非单纯的行业自律。而2006年9月30日,吴明山还在公安部与中国足协联合成立的“打击足球赌博活动领导小组”中,出任组长,而在新闻通气会上,吴明山如此描述中国足坛的赌球问题:“这种情况的存在,不仅影响了足球联赛的正常开展,还严重干扰了社会治安秩序,妨碍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决策层意识到:中国足坛种种腐败黑幕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体育行业内的问题。

原因一:

足坛血案危害社会治安

从2005年开始,中国足坛开始被血案阴影笼罩,2005年10月22日,青岛海利丰球员张翼飞在一场中甲客场比赛后被人挑断脚筋;9月11日凌晨,武汉光谷球员王小诗被一伙人砍杀,头部重伤;2006年6月11日凌晨,陈永强和家人外出就餐时遭人围砍;而在9月5日凌晨,当时在深圳效力的陆博飞也遭遇袭击。各大专业体育媒体普遍认为,这些事件或多或少都与赌球活动相联系。

俄罗斯转盘:揭秘中国足球到底小王子法语版有多黑 足坛打黑风暴缘何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