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宇隆易主始末:必读智慧书先天顽疾难愈 九百万被卖沈阳
本文摘要:幻灯:润宇隆球员抛出球衣 美女助阵见证告别战 搜狐体育讯 (搜狐体育 吕忠怿 7月9日天津报道)北京时间7月9日晚,中甲联赛天津润宇隆主场对阵北京八喜,最终客队凭借开场8分钟的进球,1-0取得了胜利。当天润宇隆俱乐部已经与新东家签署了合同,随后的中甲

润宇隆易主始末:必读智慧书先天顽疾难愈 九百万被卖沈阳

 
 
幻灯:润宇隆球员抛出球衣 美女助阵见证告别战  

  搜狐体育讯 (搜狐体育 吕忠怿 7月9日天津报道)北京时间7月9日晚,中甲联赛天津润宇隆主场对阵北京八喜,最终客队凭借开场8分钟的进球,1-0取得了胜利。当天润宇隆俱乐部已经与新东家签署了合同,随后的中甲间歇期中球队将移师沈阳,因此这场比赛也就成了这支中甲新军在天津的最后演出。

  天津民园体育场,是天津市历史最悠久的足球场,它曾经长期作为天津队的主场,经历了中国足球和天津足球的风风雨雨,而天津润宇隆,恐怕是陪伴它时间最短的一支职业球队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生到死,只用了半年的时间。

  俱乐部诞生-混乱窘迫的开端

  2011年1月24日,天津润宇隆足球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俱乐部揭牌成立。对于润宇隆这个名字,球迷是陌生的,因为此前他们只是在业余联赛打拼,而当他们真正走进人们视野的时候,最初的想法是征战乙级联赛。紧接着,安徽九方俱乐部宣布转让中甲资质,润宇隆迅速抓住这个机会,摇身一变成了中甲球队,实现了“大踏一步”的愿望。

  然而2011中甲赛季还没开始,润宇隆的内部就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投资方是谁?这是一个当时很多人都感到困惑的问题,传言中的中石化最终没有给俱乐部带来想要的大笔资金,直到现在为止,俱乐部里的工作人员依然说不清润宇隆到底是干什么的?而他们的资金来源又是哪里?混乱、无序、窘迫,迅速占领了这家俱乐部。

  很快,润宇隆的第一个大麻烦来了。2011年4月14日,国内某知名体育专业报刊登了一篇文章,称润宇隆由于拖欠安徽九方的收购款项,将面临被中国足协取消中甲资质的危机。当时俱乐部董事长丁勇来出面表态,此报道为造谣,将通过法律手段起诉该媒体和记者。可惜这样的表达并不能掩盖现实问题,在东拼西凑拿出了160万之后,一直到今天,润宇隆仍拖欠安徽九方540万元人民币,其实俱乐部高层早已心知肚明自己根本无力偿还。

  没钱支付安徽九方,自然也没钱发薪水。新赛季开赛6轮之后,润宇隆拿到了8分,这是一个还说得过去的成绩,至少比他们的同城兄弟天津松江要强,但除了外援之外,所有的教练、队员,甚至工作人员,都没有拿到1分钱的工资和奖金。2011年4月27日,队内的各种矛盾终于爆发,当天全体队员以罢训的方式表达不满,随后俱乐部高层出面做工作,第一次罢训风波被勉强平息。时至今日,中甲战罢16轮,润宇隆积23分暂居积分榜第5位,可谓成绩喜人,而所有的人依然没有得到任何报酬。

  易主沈北新区-主动的出走 被动的选择

  正是由于看到了球队集体罢训的“威力”,加上对“转手套现”的渴望,润宇隆启动了寻找下家的进程。2011年5月14日,沈阳东进主场对阵天津润宇隆,一个神秘的买家找到了身在客场的润宇隆高层,他们就是沈阳沈北新区区政府,这是双方的第一次接触。

  然而对于润宇隆来说,虽然渴望尽快有人接手,但却并不想离开天津,当时他们的原则有两条:第一,希望买家是天津企业;第二,希望新东家不要对球队人员架构进行大换血。由于了有了第一条原则的存在,虽然沈北新区十分积极,润宇隆却只能一拖再拖,同时多方联系天津企业。与此同时,也确实有一家天津当地的企业表达了收购的兴趣,但始终没能进入实质谈判阶段。

  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股足以左右润宇隆力量存在,那就是安徽九方。迟迟得不到拖欠收购款项的九方,这时候可不管你的那些所谓原则,只希望交易越快达成越好。2011年7月初,安徽方面向润宇隆提出最后通牒,如果7月11日之前还无法完成转让,九方将依照权利收回球队,到时候他们将与买家直接接触,而润宇隆只能落得一个竹篮打水一场空。在这种压力之下,润宇隆的选择变得极其被动,或者说已经是别无选择。2011年7月9日,沈北新区新成立的俱乐部高层来到天津,与润宇隆完成了签约,并且在民园体育场主席台上观看了当天晚上进行的润宇隆与北京八喜的比赛。

  在球队易主之前,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润宇隆高层忽然通知沈阳方面,说球队不卖了,这下让连主场都准备好了的沈北新区感到莫名其妙,随后沈阳方面联系了球队的教练,这个消息紧接着传到了队员的耳朵里,群体情绪再一次爆发了。眼看希望破灭的队员再次选择罢训,7月7日、8日连续两天没有训练,就连与八喜赛前的踩场都取消了。从这件事不难看出,整个润宇隆队在硬抗了半年之后,几乎已经成了惊弓之鸟。

  间歇期移师-茫然未知的前路

  据记者了解,沈北新区收购天津润宇隆俱乐部的资金总共为900万,这其中还包括了需要支付给安徽九方的欠款(通过三方谈判,九方最终做出让步,同意将拖欠收购款缩减至470万)。其余则要用来支付球队的欠薪,以及各种拖欠的外债。

  7月10日开始,中甲联赛将进入为期三周的间歇期,当天队员们将能率先得到一部分钱,虽然并不多,但是他们终于有回家的钱了。11日,俱乐部将召集所有工作人员开会,商讨对他们的补偿。15日,所有队员和随队官员将赶赴沈阳报道,沈北新区方面承诺会一次性发放所有他们赢得的薪酬。

  以上这些,是目前已知的安排,但未知的,或者说更多的混乱、复杂的局面还在等待着润宇隆,方方面面的外债已经多达接近千万,新东家的这笔收购款还远远不够,该怎么办?由于管理不规范,所有工作人员与俱乐部都没有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他们的报酬和补偿该怎么算?易主之后,俱乐部和球队现有的官员又该做何打算?“完全不知道未来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但不管怎样15号也得去沈阳,因为我的钱在那里啊!”一位球队官员如是说。

  无论如何,对于天津来说,这支球队已经没有了。按照中国足协的相关规定,转让之后的球队在三年内不能进行转卖,因此“润宇隆”这个名字可能在沈阳还要存在一段时间。虽然找到了新的东家,但前途如何,依然茫然未知,正应了那句俏皮话——就像落在玻璃上的苍蝇,前途很光明,但出路在哪儿?不知道。

俄罗斯转盘:润宇隆易主始末:必读智慧书先天顽疾难愈 九百万被卖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