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帅:从未对中国环三七分发型境妥协 有些秘密我会带进棺材
本文摘要:成都天诚,目前中甲联赛积分榜倒数第二的球队,正在保级圈中苦苦挣扎。上个周末李章洙带队回到广州挑战倒数第三的广东日之泉,在这个他曾经带领恒大建功立业但又被迫下课的地方,一场保级生死战,结果终场前被追平。联赛只剩6轮,成都还是没能逃离降级圈。

成都天诚,目前中甲联赛积分榜倒数第二的球队,正在保级圈中苦苦挣扎。上个周末李章洙带队回到广州挑战倒数第三的广东日之泉,在这个他曾经带领恒大建功立业但又被迫下课的地方,一场保级生死战,结果终场前被追平。联赛只剩6轮,成都还是没能逃离降级圈。

这是16年来李章洙在中国执教的第五支球队,前四支都是顶级联赛球队。李章洙给人的印象像个补锅匠,哪里需要就去哪。但不管怎么样,没人想到他如今会扮演一个中甲保级队教练的角色。

当年执教重庆隆鑫,留下一个足协杯冠军和联赛第四;入主青岛颐中,又拿到足协杯冠军、还有联赛第八;执教北京国安,夺得联赛亚军,下课那个赛季是半程冠军、连续多轮领跑积分榜;来到广州恒大,冲超第一年即夺冠,下课前联赛排名榜首、亚冠小组出线……李章洙总能把执教的球队带到此前没能达到的新高度,但人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所以当他入川的时候,没有大牌降临的轰动效应。

执教成都队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有军企背景的成都天诚,会有一个长远计划,但前提是今年一定要保级成功。李章洙说:“如果球队降级,这批球员很多人会失业,与他们的饭碗相比,我在这的成功失败算不上什么。”

他7月初来到成都,发现几乎无人可用。他凭借跟鲁能俱乐部总经理刘宇的私人关系,租借来了大牌球员崔鹏。另一个大牌是张永海,一个敏感的名字。2009年,张永海、陶伟、隋东亮是国安队内“反李”的团伙,他们向高层施压间接导致李章洙在联赛还剩7轮的时候下课。李章洙不否认他跟张永海有过节,然而7月份成都队急需中卫,“有人不懂怎么可以把他带来。都这种时候,我的面子问题还重要吗?”

谢菲联基地房间内,李章洙的桌面上有一本正在看的《科林·鲍威尔的领导秘密》,书内页他用铅笔标记了很多他认为有价值的段落,一张石家庄飞成都的机票被当做书签夹在里面。尽管已经功成名就,但李章洙还在试图从那位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国务卿的理论里获取一些营养。

李章洙与其他外教不同的在于,回顾他的中国经历,几乎就是在回顾中国联赛的历史。2012年5月份离开恒大的时候,李章洙在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共执教了268场比赛,取胜场次118场,积分共438分,他所执教的球队共打进405球,这4项数据都排在所有曾在甲A及中超执教过的主教练里第一位———不仅是外教,而是所有。

在换帅频率奇快的中国联赛里,韩国人本身就是一个成就。他最短的一段执教经历是在青岛,但那也是两个完整的赛季。一个中超冠军,两个足协杯冠军,如果命运再好一点,2009年国安的联赛冠军以及2012年恒大的联赛冠军都应该署他名下,老李似乎总在扮演一个苦情的角色。不过都过去了。

“执教中甲保级队的好处是我可以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中。在北京或者广州,我几乎每天都要接受采访,我不享受那样的状态。”他一边叼着烟一边说。这是他的现状,平静的现状。

球队能保级成功吗?“说什么都没用,只能看最后的结果了,顺其自然吧。”

第一人称

总的说起来

从1998年到现在,中国社会剧烈变化,但足球环境其实没有什么变化。

违背原则、向原则之外的东西妥协,我就没有作为职业教练存在的理由。

我走了之后,大家能念着我,我没有污点,这是更多的成功。

南都:你自己更喜欢哪个年代?是那个重庆球迷趴在大巴前流泪送你的年代,还是现在这个更容易被遗忘的年代?

李章洙:时代变化,进步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当年重庆球迷流着泪送我,有些东西一直在变,但有些东西没有变。在北京的时候,在广州的时候,我都看到球迷哭过。当然了,以前大家比较穷,兜里都没有多少钱,贫穷能够共乐,随着经济发展,现在更功利一些。但也没法说哪个年代更好。

南都:在重庆、青岛、北京、广州,你的经历都是成功的,你最享受哪一段?

李章洙:我有幸在中国各个不同的文化环境中都待过,每个城市每个俱乐部,都有自己的特点,每个球队的目标也都不同。要说哪段经历最好,我真不好说。说享受,职业教练员说不上,休息的时候才享受。如果一定要说最怀念,那是重庆,重庆是我第一次到中国的地方,也是我待得最久的城市,有很多好朋友,也在那里打过官司,有苦有泪有高兴的时候,都在那个时候。

南都:看看你在中国取得的成绩,你觉得你受到的尊重跟你拿到的成绩相符吗?

李章洙:尊重与否不是我说了算,是俱乐部的态度。我至少不觉得没有得到尊重。我是职业教练员,我又不是弗格森,不可能在一支球队十几年。教练员下课,刚开始心里不舒服,也会痛苦,但随着时间流逝,会淡化这种感觉。剩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了,而不是耿耿于怀。

南都:中国有两种外教。图拔科维奇(编者注:其执教鲁能长达6个赛季)和你。更希望自己成为哪种?

李章洙:包括我在内,可能所有的教练都希望能在一支球队,从最低阶段,根据自己的原则和哲学、想法,去塑造球队,一步一步去带到最高的位置。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球队换来换去,刚开始都会遇到磨合的困难,教练员只能重新开始,这是很大的难处。在中国,我带了几支球队,虽然都在中国,但每个地方都有独特的东西,在不同的球队领略到不同的文化,这也是带很多球队的好处。

南都:对于中国足球特有的环境,你是否妥协过?

李章洙:我可以很明确地说,妥协是我没做过的事,一次都没有。虽然中国韩国文化不同,但有一些原则是共有的。违背原则,向原则之外的东西妥协,我就没有作为职业教练存在的理由。

南都:既然你能够在这个环境下待那么多年,也证明你其实很适应这种环境。

李章洙:有时候回到韩国后,足球圈里的前辈后辈都会交流,中国的话题肯定会说。我为什么能够在中国待这么长时间,我跟他们说可能因为我迫切需要钱(笑),我需要这份工作的迫切感比他们更多一些。

南都:很想知道你跟韩国同行交流时,对于中国足球,说得最多的是什么。

李章洙:作为韩国教练,我在中国执教十多年,有些东西我会直说。从1998年到现在,中国社会剧烈变化,但足球环境其实没有什么变化。足协官员、教练、球员、俱乐部官员,没有在各自位置上各尽本分。以球员为例,职业球员拿着高薪,钱不是唯一,你得有一个我是职业球员的自豪和自信,你要有社会责任心,球迷给了你收入和尊敬,你要向社会回报,你要成为楷模,而不是只想自己的利益。中国足球圈里的人,都害怕改变。

南都:他们会羡慕你在中国的收入吗?

李章洙:可能会,但他们不会当面说。我在中国接手球队取得了一些成绩,收入肯定会有。很多人拿教练的成绩来评判,之前K B S做我的专题,我也说了,成绩不是成功标准的全部,我认为道德上的成功很重要。我走过的脚印,我走了之后,大家能念着我,我没有污点,这是更多的成功。

忆青铜年代

说我收黑钱不仅是对我个人有影响,如果因为这事对我祖国有玷污,这比教练员拿不到成绩更严重。

(渝沈之战)我坐教练席上,已经超出我控制范围了,中国足球那一刻让我很失望。

我去青岛之前,已经有打假球的苗头,开始蔓延,我要去跟那个势力抗争。

南都:铁帅这个头衔,你喜欢吗?

李章洙:我不知道这个名称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大家给我的称号我没法说喜欢不喜欢,往好的方向想,铁是治军严厉、正直,从坏的方面想,脾气不好,太直接,也可以解释。但我知道大家这么称不是贬义。

南都:“铁帅”可能源自你在重庆时敢把最好的前锋高峰放在替补席,弄得双方不太愉快。

俄罗斯转盘:铁帅:从未对中国环三七分发型境妥协 有些秘密我会带进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