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章洙曝当年假球黑撒手没幕:我坐在教练席 比赛不受我控制
本文摘要:南都特派记者丰臻(发自成都) 成都天诚,目前在中甲积分榜上排名倒数第二,而这支正处于生死边缘的球队就是大名鼎鼎的李章洙如今执教的球队。这是李章洙16年来在中国执教的第五支球队,前四支都是顶级联赛球队。对于“委身”于此的原因,李章洙说,“是还姚

李章洙曝当年假球黑幕:我坐在教练席 比赛不受我控制

南都特派记者丰臻(发自成都) 成都天诚,目前在中甲积分榜上排名倒数第二,而这支正处于生死边缘的球队就是大名鼎鼎的李章洙如今执教的球队。这是李章洙16年来在中国执教的第五支球队,前四支都是顶级联赛球队。对于“委身”于此的原因,李章洙说,“是还姚夏一个人情。”

在中国足坛,这个韩国人一直给人以“补锅匠”的感觉,哪里需要去哪里,所到之处,都悄无声息地获得了成功,然后“事了拂衣去”。回顾李章洙的中国经历,几乎就是在回顾中国联赛的历史。2012年5月份离开恒大的时候,他在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共执教了268场比赛,取胜场次是118场,积分438分,他所执教的球队共打进405球,这4项数据都排在所有曾在甲A及中超执教过的主教练里的第一位———不是外教,而是所有。

南都:你自己更喜欢哪个年代?是那个重庆球迷趴在大巴前流泪送你的年代,还是现在这个更容易被遗忘的年代?

李章洙:时代变化,进步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当年重庆球迷流着泪送我,有些东西一直在变,但有些东西没有变。在北京的时候,在广州的时候,我都看到球迷哭过。当然了,以前大家比较穷,兜里都没有多少钱,贫穷能够共乐,随着经济发展,现在更功利一些。但也没法说哪个年代更好。

南都:在重庆、青岛、北京、广州,你的经历都是成功的,你最享受哪一段?

李章洙:我有幸在中国各个不同的文化环境中都待过,每个城市每个俱乐部,都有自己的特点,每个球队的目标也都不同。要说哪段经历最好,我真不好说。说享受,职业教练员说不上,休息的时候才享受。如果一定要说最怀念,那是重庆,重庆是我第一次到中国的地方,也是我待得最久的城市,有很多好朋友,也在那里打过官司,有苦有泪有高兴的时候,都在那个时候。

南都:看看你在中国取得的成绩,你觉得你受到的尊重跟你拿到的成绩相符吗?

李章洙:尊重与否不是我说了算,是俱乐部的态度。我至少不觉得没有得到尊重。我是职业教练员,我又不是弗格森,不可能在一支球队十几年。教练员下课,刚开始心里不舒服,也会痛苦,但随着时间流逝,会淡化这种感觉。剩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了,而不是耿耿于怀。

南都:中国有两种外教。图拔科维奇(编者注:其执教鲁能长达6个赛季)和你。更希望自己成为哪种?

李章洙:包括我在内,可能所有的教练都希望能在一支球队,从最低阶段,根据自己的原则和哲学、想法,去塑造球队,一步一步去带到最高的位置。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球队换来换去,刚开始都会遇到磨合的困难,教练员只能重新开始,这是很大的难处。在中国,我带了几支球队,虽然都在中国,但每个地方都有独特的东西,在不同的球队领略到不同的文化,这也是带很多球队的好处。

南都:对于中国足球特有的环境,你是否妥协过?

李章洙:我可以很明确地说,妥协是我没做过的事,一次都没有。虽然中国韩国文化不同,但有一些原则是共有的。违背原则,向原则之外的东西妥协,我就没有作为职业教练存在的理由。

南都:既然你能够在这个环境下待那么多年,也证明你其实很适应这种环境。

李章洙:有时候回到韩国后,足球圈里的前辈后辈都会交流,中国的话题肯定会说。我为什么能够在中国待这么长时间,我跟他们说可能因为我迫切需要钱(笑),我需要这份工作的迫切感比他们更多一些。

南都:很想知道你跟韩国同行交流时,对于中国足球,说得最多的是什么。

李章洙:作为韩国教练,我在中国执教十多年,有些东西我会直说。从1998年到现在,中国社会剧烈变化,但足球环境其实没有什么变化。足协官员、教练、球员、俱乐部官员,没有在各自位置上各尽本分。以球员为例,职业球员拿着高薪,钱不是唯一,你得有一个我是职业球员的自豪和自信,你要有社会责任心,球迷给了你收入和尊敬,你要向社会回报,你要成为楷模,而不是只想自己的利益。中国足球圈里的人,都害怕改变。

南都:他们会羡慕你在中国的收入吗?

李章洙:可能会,但他们不会当面说。我在中国接手球队取得了一些成绩,收入肯定会有。很多人拿教练的成绩来评判,之前KBS做我的专题,我也说了,成绩不是成功标准的全部,我认为道德上的成功很重要。我走过的脚印,我走了之后,大家能念着我,我没有污点,这是更多的成功。

忆青铜年代

说我收黑钱不仅是对我个人有影响,如果因为这事对我祖国有玷污,这比教练员拿不到成绩更严重。

(渝沈之战)我坐教练席上,已经超出我控制范围了,中国足球那一刻让我很失望。

我去青岛之前,已经有打假球的苗头,开始蔓延,我要去跟那个势力抗争。

南都:铁帅这个头衔,你喜欢吗?

李章洙:我不知道这个名称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大家给我的称号我没法说喜欢不喜欢,往好的方向想,铁是治军严厉、正直,从坏的方面想,脾气不好,太直接,也可以解释。但我知道大家这么称不是贬义。

南都:“铁帅”可能源自你在重庆时敢把最好的前锋高峰放在替补席,弄得双方不太愉快。

李章洙:高峰对我怎么想,我听说了,他从他的立场对我有怨言,但我对他的见解是不一样的。当时把他放替补席,是基于球队利益至上,而不是我对他这个人有什么想法。教练员有自己的原则,如果我违背了自己的原则,我在中国不可能坚持这么久。

南都:铁帅的另一面我们也在重庆看到了。重庆队在大田湾击败国安拿足协杯冠军后,你痛哭了。那是中国足球的经典画面之一。

李章洙:我1998年来重庆,最后一场比赛才艰难保级,如果降级的话,我在中国的境遇就不一样了。第三年我们拿了联赛第四和足协杯冠军,哭是真情流露。那时候俱乐部处境很艰难,球员4个月没发出工资,奖金8场拖欠,球员说要罢训,我是6个月没拿到工资,我跟球员说我可以理解你们,但职业运动员不能用这种方式对抗、威胁俱乐部。我去找总经理程鹏辉要钱,他说实在没钱,但以后肯定解决。我跟球员说要相信俱乐部,这种情况下拿到冠军的快乐,当然更加珍惜,是加倍的。我半年多没有给家里汇钱,我是家里顶梁柱,我老婆说我是不是在重庆再找了一个老婆?

南都:后来你在青岛夺得足协杯后又哭了。已经经历过一次,为什么还要哭。

俄罗斯转盘:李章洙曝当年假球黑撒手没幕:我坐在教练席 比赛不受我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