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是贪官爱吃白沙洲二手房“窝边草”的催情剂?
本文摘要:近期,有三条关于腐败官员的桃色新闻又引起了人们的热议:一是陕西勉县国土局长秦某涉嫌强暴儿媳被举报后遭停职事件,二是重庆涉黑局长文强警中猎色与女下属陈光明苟合之事,三是西安市质监局原局长邓宗生与女下属乱性丢官的丑闻。这三起事件有一个共同点

  近期,有三条关于腐败官员的桃色新闻又引起了人们的热议:一是陕西勉县国土局长秦某涉嫌强暴儿媳被举报后遭停职事件,二是重庆涉黑局长文强警中猎色与女下属陈光明苟合之事,三是西安市质监局原局长邓宗生与女下属乱性丢官的丑闻。这三起事件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些贪官都爱吃、敢吃、猛吃“窝边草”。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然而,这三个贪官偏偏不信这个邪。他们反其道而行之,专捡“窝边草” 吃,且吃的津津有味,还逐步发展到狼狈为奸的地步。如此公然吃到了自己下属甚至儿媳身上,真是可恶至极。

  如今这些腐败分子官运亨通,精力旺盛,活得有滋有味,既色胆包天,亦敛财有方,一手抓财,一手抓色,还要再“挤出一点时间”,玩权力、套关系、拍马屁。他们似乎最爱深入基层,与“漂亮妹妹打成一片”,且时刻没有忘记与女下属在床上的“肉搏战”。 尤其一些领导一见到美女,顿时就来了性,恨不得在大街上就把她们弄上床。随后便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将其揽入怀中以发泄其兽欲。

  一些“兔子”,为了能够更好地吃到“窝边草”,居然精心地构造起了自己的“安乐窝”:不惜动用公款把自己的办公室装修的富丽堂皇,不仅宽大气派,十分奢侈豪华,放有桌椅、沙发等,还放置了爱床。他们往往打着这样做是为了方便谈工作的幌子,先是在外间的办公室的椅子、沙发上给那些漂亮的女下属谈,然后再到里间的浴室和床上谈,如此实行软强奸:不脱裤子不给她们好差事,不给她们升迁的机会,不给其亲戚办事,不给其工程干,甚至“吹毛求疵”,还动用“双规”等等。

  比较典型的有:“拉链市长”庞家钰十分青睐身边的有夫之妇,几乎尝遍窝边的美色。1997年,宝鸡市干部大轮岗,找庞家钰送礼说情的络绎不绝。首席情妇事先放出风声:庞市长有的是钱,对送礼不感兴趣,他婚姻生活不太和谐,最喜欢找个红颜知己……为了得到提拔,或是惧怕打击报复,一些担心官位不保的官员都按照“要求”让自己的妻子与市长“谈话”。一时间,宝鸡市的干部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舍不得媳妇套不着狼”。纪委第一大贪湖南郴州的曾锦春,不仅喜吃“窝边草”,也猛吃“野草”,有不服的就“双规”人家。 江苏省的徐其耀更是“性趣”盎然,居然玩弄了100多个“情妇”,甚至在酒后还厚颜无耻地把他所玩弄的母女俩的性技巧做了一番对比。重庆第一贪晏大彬,不仅敛财1000多万,还猛吃“窝边草”,他把招聘收费员竟然当成了选美纳妾,只要美貌不要成绩……

  那么,这些贪官的魅力到底在哪?贪官的性欲为什么那么强?他们爱吃“窝边草”的催情剂究竟是什么?

  其实,腐败分子的魅力在于他们手中拥有至高无上、没有受到约束、没有有效监督的权力在作祟,而并非是贪官个人的本事有多么大魅力有多么强“武器”有多么硬;贪官之所以得了“性欲狂”遍地播种,也是因为他们权力太大了才敢思淫欲,才色胆包天乱搞女人;贪官专吃爱吃猛吃“窝边草”大肆采“野花”的催情剂,同样是他们手中的权力在起作用,即权力本身就是一副最有效最快捷最安全的催情剂。那些有钱的大老板的催情剂,就是他们手里拥有千万亿万的资产。而那些既无权又无钱的若“性趣”来了就失去了理智,因此也很容易犯强奸罪。

  权力之所以是腐败分子吃“窝边草”、采“野花”、养情妇、包二奶的催情剂,是因为在现行体制内,“一把手”往往拥有特别而集中的干部任用、财务审批、决策工程招标等权力,而这些权力往往无有效监督(实际上也无人敢监督)的结果。这样不对权力加以监督约束,官员必然会权大思淫欲,必然会滋生腐败的事情发生。

  一般来说,腐败分子的年龄都大了,至少都四、五十岁的人了,按说也没什么魅力了。然而这些腐败分子却花心不死,官越做越大,性欲越来越强,“枪”越用越灵越老越“坚”。因为他们手里有权,权力成了催情剂。有权就能拥有一切,威胁利用一起上,就能摆平一切,就能搞到漂亮的女人。甚至那些有求于他们的漂亮女下属,一嗅到贪官催情剂所催出的性气味,就会主动上门“献身”服务。这样,彼此互相照应各有所得。否则,一旦权力没了,人也老了,什么都没有了,更谈不上搞女人了。

  腐败分子爱吃“窝边草”包二奶还在于:一方面,是他们的老婆老了,早成了“黄脸婆”、“豆腐渣”了,对贪官来说早提不起半点“性趣”了;另一方面,由于外面的“野鸡”病多,安全隐患大,格调不高,没有情意,也引不起贪官的“性趣”。 加之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搞岂不太可惜了!思来想去,贪官们还是决定吃“窝边草”安全。

  尽管贪官们伪装的好,玩的舒服,可一旦丑事败露,既丢人又丢官,最终身败名裂,付出惨重代价。如此栽倒在情妇手里也不少。如用MBA管理情妇团队的原宣城市委副书记杨枫,因“首席情妇”举报而下台;庞家钰就是被11名情妇联名告状到道中纪委而最终落马;孙瑜因没有安抚好情妇的老公,其中一名情妇的丈夫向上级举报而下台;原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将超过亿元的国防费贪回来行贿、并养了多名军队文工团身份的情妇,最终被这些能“通天”的情妇集体状告到中纪委而落马;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因性爱录像被中央拿下后,其结发妻子张淑兰“零口供”,但情妇王建瑞却提供了极不利的供词,最终使刘志华获死缓;成克杰对其情妇李平可谓情有独钟,完全将李平视为了可以托付终身的女人,可还是“大难来时各自飞”,李平为免于一死而最终选择了“自首立功”,积极主动退赃并揭发成克杰单独受贿的事实,构成自首和立功获从轻处罚,而成克杰则因罪恶深重命赴黄泉……

  不管是官员爱吃“窝边草”,还是喜欢在外养情妇包二奶,这些生活作风问题都不是小事而是大事,是诱导他们走向堕落、死亡的“毒草”,但撩起贪官情欲、吸引贪官去吃这口“毒草”的,正是他们手里的权力。因此,官员除了要切实加强自身修养增强免疫力、自觉撤掉办公室的爱床等硬件设施之外,还必须针对官员手中的权力加以限制,必须对权力进行有效地监督。否则,这样下去,不但会毁了自己,害了他人,也会影响到我们党的执政地位。

   原文地址:?id=95461754

俄罗斯转盘:啥是贪官爱吃白沙洲二手房“窝边草”的催情剂?

相关内容